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狼青犬的来龙去脉!(交流QQ3651207)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无聊
    2013-12-28 15:19
  • 签到天数: 26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41776 三藏 发表于 2014-2-22 17:58:38
    psb.jpg 明治维新后,小日本亡我中华之心空前膨胀。早在1823年,日本的军事思想者佐滕信渊在《宇内混同秘策》中怂恿呼吁:要“征服满洲”并“将中国纳入日本的版图”。1868年,明治天皇发布《天皇御笔》,宣称对外扩张疆土。于是,用武力征服中国和世界的计划在日本国内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。羽翼稍硬,便立即付诸行动。1872年,日本首先拿中国的藩属国琉球开刀,1874年,改称为“皇军”的倭匪悍然入侵台湾,“软柿子”的清军不堪一击,忍辱妥协,以支付50万两白银打劫费的代价,换取其撤军。尝到甜头的日本,更加坚定了蛇可吞象的信心。胃口,更大了。



    军鸽、军马、军犬正是战备扩张的需要和产物。脱亚入欧的外交方针使日本和欧美走得很近,而这三样东西全是拿来主义的改良之作。



    先说军鸽。日本是现代亚洲最早举办八百公里空距比赛的国家,其种鸽均取源于欧美特别是德国和比利时。1894年,日本海军在横滨港府院内建立了第一个军鸽舍,引进了美国名鸽“英格利亚号”。狂热的军国主义氛围下,民间赛鸽组织鼎力相助,以家鸽参军入伍为荣。可以说,日本军鸽汇集了日本最顶尖的鸽子。战败后,部分军鸽流落神州大地。亲眼所见,日系军鸽,身长翅宽,浅雨点居多,尤擅中短距离。湖北蒲圻一位何姓鸽友,利用他1966年从蒙古复员时带回的四只军鸽,历届当地比赛屡屡夺魁。经过几十年的溶化,相对外血直系而言,军鸽后裔已被称之为本土信鸽。以当时的见闻,我写下了在两湖鸽界反响较大的《国货当自强》一文,发表在98年一期的《翱翔》杂志上。



    再说日本军马。虽然早在日本战国时代就出现了有名的「武田骑兵队」,但现代日本陆军中的新式骑兵却是较晚才出现。耀武扬威,侵华时期驾用的高头大马,并非一直如此。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时,欧美盟军讥笑日本骑兵的胯下之物短小如鼠,日本知耻而后勇,把本土马全部杀光,引进阿拉伯马以及英国马法国马为全新的坐骑。置之死地而后生。从这点来看,鬼子做事,手段非常,真的提得雄心起。日本军马史中的三个“必须”,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:必须马匹都喂饱之后,部队人员才准吃饭;必须待马匹饮水完毕后,才能提供士兵饮用水;必须有专人和警犬二十四小时守护马厩,确保安全和健康。精心装备后,日本骑兵在亚洲战场所向披靡,以至日本陆军对自己的骑兵部队的自信达到了狂妄的地步。二战末期,日本骑兵挥舞武士军刀冲向纯机械化的苏联部队,上次日俄战争的凯歌这次不再奏起。最后的结果,害得久欠滋养的苏联ar_my大快朵颐,不得不连续一个月用日本军马来打牙祭。



    现在,剑之所向,该来谈谈日本军犬既日本狼青了。



    不知有汉却论魏晋。首先迫不急待,必须纠正一个无稽之谈,那就是,视狼青为日本秋田犬的改良品种。日本本土包括中国原本都不产狼狗,狼青和秋田完全是丁不对卯的二码子事。且不论日本狼青的真实来源,光就秋田犬的生理特征,就有二个方面当不了兵。



    一、身材不够威猛。狗块头大,第一印象起镇胁作用。但无论FCI编号255的秋田犬还是美系秋田犬,肩高都是中下,相当于中国常见的土狗。秋田是日本北部的一个地方名,当地gov1919年以颁布法律的形式保护秋田犬的原始面貌,严禁采用杂交手段来提拔身高,1931年又加码把秋田犬列为“自然遗产”,地位之尊直追中国的大熊猫。这说明一是不会去改良二来秋田犬本身就不高。众所周知,格斗界的顶级高手,体重不能过重也不能过轻,一般在80—100公斤之间,既有灵活性又有打击力度。狗也如此,纵观世界各国军犬,无不皆是猛哥一族。因而,就个头而言,秋田犬就和军犬挂不上钩。当然,斗犬另当别论。比如比特犬,它的杀手锏就是一剑封喉,体重大一倍以上的同类也往住败在其利嘴之下。以小搏大,中国江西一个网友所养的川东犬,也有过战胜日本狼青王的纪录。但不管怎么说,军犬做为全能型的工作犬必然有着肩与桌齐的魁梧。



    二、被毛颜色容易暴露目标。行军打仗,其中的一个法宝便是出奇制胜。和军服军车的迷彩一样,军犬的毛色选择上无不取用草黄之类的自然色,目的就是便于隐蔽。即使军鸽,亦是如此。而秋田犬自古以来就属于花花太岁,怎么改良都会无济于事或事倍功半,做为军犬,从毛色上讲,它就会落选,该干嘛干嘛去,注定吃不上军粮,做不了披着狗皮的狼。



    在此,搂草打兔,顺带说一说日本狼青的狼青之色。中国北方逢白底德牧便称狼青,也有很多人认为这是日本独创,而实际上,这只是一个把贴牌变品牌的花样,青出蓝而胜于兰,日本好多高科技产品都用的是这一技俩。言之所据,德牧体系的奠基名犬“海克特”(1900和1901的德国双料冠军),就是一条全身狼灰色被毛的平背狼狗。德国走黑背路线,日本则偏爱狼灰。这里面又有二个原因:1、日本的民族自尊心做怪,以显区别于德牧,把毛色放在狼青的专攻上。2、狼青色是狼最佳生存色素的沉淀,这一返祖色更加突出狼性基因。正如山东潍坊民间德牧专家“竹桥流水”所分析的“日本狼青尽管有点凹背,其实就是狼青色的德牧,只不过日本ar_my选育时更加注重凶残性而已”。

    显而易见,狼青培育,日本人理想中的军事尖刀,非民间的能力所能担当。第一次世界大战对军事学术的影响非常,总体战、闪击战、坦克制胜论、空军制胜论等等各种军事理论纷纭出现。另一方面,军犬参战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。1890年,比利时最早在世界上系统性的使用牧羊犬充当军警犬。欧美各国不甘人后,纷纷效法,一战中,便各显神通。狗鼻子一样灵性,日本军事决策能层从中嗅到了军犬的威力,从而加速了对军犬的研究和培育,再次走在了亚洲的最前沿。



    狼青的培育是建立在德牧的基础之上,这是个公开的秘密。而狼青做为迄今最成功的改良例子,又随着二战的暴光面露狰狞。民族恩怨,探索兴国之道,又使笔者吃饱了撑的而参乎其间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虽然我手头的资料极其有限,况且本职工作与军史研究甚至与文字饭碗都毫无干系,但八九不离十,可以把混世魔王——日本狼青的最初出身归纳到三个渠道上来。




    -----趁火打劫----




    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的八十年间,东方古国的中国成了西方列强的乐土。德国不甘英俄独美,亦急不可待地参与了圈地运动。1897年,随便找了个“巨野教案”的借口便霸占了胶东半岛。沿海地区之所以受外侵者青徕,盖因进可攻退可逃。呆得爽了,便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园。青岛两座伟岸无比的德式总督楼,便是他们乐不思蜀的证明。这期间,德牧也以军警犬的身份飘洋过海进驻山东,中国大地上从此开始有了狼狗的身影。德国人当时在青岛设立了一个叫“BEAUNE”的犬场,抛头露面的一些德牧在“皇家警察局”服役。德国人威猛而不失斯文,虽为侵略者,却并没有干出奸杀淫掳的兽行。二战中,德军除了对犹太人露出了残酷无情的一面外,这个数次穷兵赎武的日耳曼民族给人的印象还不算太坏。象士兵一样服从命令的“德国机器”在异国他乡亦为当地的人们喜欢上了,百年过后,山东潍坊一带的农民,至今仍然喜欢使用德国牧羊犬来担当牧羊工作。不过,德牧伴主相随的好景并不长。1914年一战爆发,最不是东西的日本鬼子,打着对德国宣战的幌子,拿着邻国的主权开刷,从青岛强行登陆,侵占了胶东半岛。以军事手段抢接德国在山东的地盘的同时,也顺手接管了垂涎已久的德牧犬场。二战兵临城下之时,德方机枪狂扫自己的几个军犬基地。宁为玉碎,就是汲取了一战中的经验教训。可以说,日本白手起家,混水摸鱼,靠趁火打劫第一次批量地获得了德国牧羊犬。




    ------重金购买----




    2002年,开始富起来的中国,动用了上亿外汇,以每只六十万人民币的天价从国外引进了一批边检犬。犬价是否虚高,姑且不论,如此挥金如土,那是钱壮人胆,国库空虚,那怕在此十年之前都是不太可能。一战过后,日本军事上旗开得胜,经济上也大打翻身仗大发战争财,一举从债务国变为债权国。短短几年,工业生产力上增四倍以上,综实国力由战前六位上升到第三位。有钱好办事。日本首度引进军犬的国家,抱腿抱大腿,最早可能为美国,再后便是产源地的德国。帝国主义总是围绕利益分配来洗牌,分分合合,决定合作与否关系。二战启动,日本和德国又狼狈为奸,以东西方呼应之势,成立了轴心国联盟。政治上的交流也必然带来军事上的交流。想当初,中苏友好之时,中国昆明犬的培育,无不与前苏联的支持有着密切的关系。同样道理,以金钱开路或互通有无,是日本获取军犬的第二大来源。这里面也包含技术上的引进和学习。日本仿照行德制,建立军犬训练学校和军犬繁育基地。1921年,就首派二名学员前往德国进修犬学专业。偏偏其中的一个学子,是负笈东羸的中国警犬学鼻祖董翰良先生。所想不到,抗战爆发,董翰良为国效忠,培训板凳狗与狼青交锋,以你死我活的方式在战场上与邻国的师友碰上了面。千年学徒的日本,无意中,总算给了中国一点点回报。




    ——民间征集——




    中日之间的水火相容,恐怕只是暂时的。如果将来一天,中日再战,双方皆无绝对的优势,赢会赢在那里?输又会输在那里?输里头,我最担心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,便是民族凝聚力。最近二起事例,本为好事却令人不爽。一是“适当地”公开了一批侵华日军施暴的图片,在国内掀起了愤怒的海洋。可也有对知情权质疑的人士在问,过目不忘的东西,为什么要到现在才解禁,那怕早几年,当今的中学生就不会这样哈日哈韩了。二是终于将对在抗日缅甸战场中牺牲的烈士骨灰,做出妥当的跨国保护。六十年的寒来暑往,在西方国家都调侃中国很有钱的时候才想起,未免忠魂寒骨后人寒心。再看看日本,它是一个很特殊的民族。十多年前,当我看到日本的军民鸽史如此紧密地交织在一起,大为震惊。1927年左右,上海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德牧俱乐部和第一个赛鸽组织。可玩玩就玩玩,他们对国家的贡献交了一份白卷。而日本不同,财阀势力的财大气粗,会更早更大更强地形成德牧玩家圈,我相信,有钱出钱有力出力,他们也会像赛鸽参军一样,把自己最好的德牧最有价值的养殖心得无条件地输送给军方。小说《二十一条秋田犬》中,就提到过十个大户。狼青来自民间的说法,虽然以假乱真以讹传讹,但还是靠得谱上,不是没影儿的事。




    滴水穿石,持久方成。狼青的形成,绝非朝行暮就。时间上的磨合,数量上的规模,至少需要十到二十年的底蕴。狼青的临床培育,据可靠史料披露,是由日本步兵学校的军犬专家来完成。他们的努力,达到了他们的目的。虽然CFI没有认可这种纯军用类恶犬,但狼青也算得上是一种种群特征相对稳定的犬种了。




    狼青在狼狗中最猛,这在中国狼狗玩家中得到了公认,日本人也为此自命不凡。实施过“中国土狗第一救”的青岛群友张笑雷说过“是什么样的民族就会养什么样的狗”,确属高见。在狼青的身上,倭辈的狼子野心完全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与德国牧羊犬正义的卫士形象相比,狼青更象冷血阴霾的杀手。不过,同时也要承认,玩狗,日本人,还真有一手。外观上,狼青比之德牧,除皮毛以狼青色为主导外,身体更高挑却不失强健,脑门生有招牌似的特定皱纹,就是中国俗话所说的五花脑。三角眼的人听说比常人要厉害一些,恰恰狼青的眼珠也是三角形或菱形的多,很少有德牧似的圆眼。内质上,性情凶猛刚烈,奔跑速度惊人,咬合力和智商均不亚于德牧。狼青往阴森邪毒方向哄,到底掺了什么野性的秘方进去,恐怕是一个国家级的军事秘密。




    日本人玩狗,也名堂多多,鬼祟得很。除了充当攻击犬的狼青外,另外养有二种秘密武器。一种是专咬电话明线的小型狮毛狗。1938年台儿庄战役,日本陆军最精锐的矶谷师团就派出了这种小型军犬进行了破坏,得逞后才为我军发觉。迷你犬随军方便,同时也可配合护卫犬的作息担当营地警戒犬,西方ar_my火枪时代就使用了这种搭配。《狗故事》一书的作者,加拿大人科伦多次提到,流传国外的中国狮毛狗、吧儿狗常常依靠机警救主于偷袭当中。介乎二者之间,日本军犬当中,还有一种体形没有狼青大的小狼青,擅长搜索。因为数量不多,没有引人注意。如此三管齐下,更进西方一步,可见,来者不善善者不来,日本人为了大日本共荣圈的梦想,方方面面,用尽了心思做足了功课。




    狼青仍是主角。尽管狼青的培育过程,魁魑魃魉,但从狼青的特征上可以看出,日本人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重塑德牧打造德牧。德牧衔取欲很强的嗜好得到淡化的同时,它的军事用途功能却得到了极大的强化。




    首先,武士道精神不能容忍德牧的见面熟。德牧项脖一套便是新主人,跟狼世界等级森严的基因有关,跟人类的长期驯化也有关。这也是中国德牧界人士认为德牧自主性差的一个地方。并且,越纯种的狼狗越象机器,不能放养,一旦离开人的操纵,失魂掉魄,梦游一样容易丢。易于变节的弱点,在狼青的骨子里得到很大程度的洗剔。进入陌生环境变得胆小的缺点,也得到很大的改善。中国民间,九十年代以前,狼青在北方回民聚居区养得比较多,并且都是当地一些有点面子的人家。据知情人士介绍,狼青胆子大,走村串户来去自由,护主的警戒心也相当高,咬人的事件常有发生。物极必反,独立性过强则容易出现歇斯底里的神经质,如被虐待很可能翻脸伤主,育幼期间主人都得小心翼翼,喜欢追鸡吓鸭伤害主人的家畜。这三点更像狼,比德牧过去三里有余。因而,狼青虽然过得了粗食关,但看护院进入普通家庭,消化不了,这也是狼青不如德牧受欢迎未被广泛饲养的原因。可做为军犬,它的冷酷凶狠,它的眦牙列齿,正是日本军方期望的。




    咬合力和跟踪力,又是日军看重的二个方面。




    为什么狼青比德牧的标准身高还要高,因为咬合力跟体重成正比,再有,超过并打败所有模仿对象是大和民族根深蒂固的好强性。我见过一条从广州军区开小差而来的狼青,上蹿下跳,前脚一搭,比人还高。比特尚未进入中国之前,狼青算是斗犬界的王者,德牧只有靠边的份。好在,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,如果不是董翰良弄出个专咬喉咙的板凳狗来,狼青还真的所向无敌。不可思议,黑背后来向着弓背的畸形方向发展,我始终认为,狼青四肢修长腰似豹,符合动物生存学的原理。西方的权威东方的智慧,并行不悖,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。弓背的髋骨关节像玻璃一样脆弱,易出废物,即使勉强正常,五岁以后奔跑速度也是大打折扣,而狼青,包括昆明犬,都没有这类缺点。可这么一个问题产品,却为国人抱残守缺地热捧不放,并且专往锦上添花的有钱人中扎,搞得像传销一样。华人智商高,小时候爱听,可到现在,自己都怀疑。




    侵略者做为主动进攻方,军犬跟踪力的强弱往往又决定战果的大小。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被美军挖地三尺找到,恐怕也是狗鼻子的杰作。毫不逊色,狼青在这方面也交出了满意的答卷。抗战期间,我军虽然轻车熟路本土作战,可日军凭借狼青的灵敏追踪,一路追杀,让你无地遁形。吃过大亏,国民军才醒悟过来,真正认识到了军犬的作用。




    总而言之,做为警犬,狼青可能不如德牧,但做为军犬,德牧绝对输给狼青。我曾看到过一份日文的实验报告,约占一半的汉字让人看懂了个大概。以纯种德牧、纪州犬、秋田犬做陪衬,狼青的各项测试指标,均胜于前三者。约西约西,大功告成额首相庆的那一天,主持军犬项目的高官们,手握庆功酒杯,想象狼青在异国领土上如何横冲武进,它妈的,不得意忘形不哈哈大笑才怪。




    至此,混世魔王横空出世。狗仗人势,人助狗威,狼青所犯下之罪孽,跟日本鬼子一样血腥无比。其享用之口粮,竟是屠刀下的被征服者。食人生肉,一举两得,既可以节省军费增强营养,又可培养其凶残之恶性。那张半边大腿只剩下骨骼的解禁照片,疑为恶犬所为。曾在日本军犬场当过伪满兵的孔昭仁生前回忆到:经常能看见日本兵把一个个中国人扔到狗圈里让狗吃。开始还以为是死尸,后来亲眼发现被狗啃食的人,嘴还在动!美国二战退伍军人切尔斯也回忆到:这叠照片,虽被日本人烧得残缺不全,可仍能让人看出,这是狗娘养的第六师团,把最近被俘的我国飞行员先斩首处死、乱刀分尸,再召来大群军犬吞噬飞行员遗体的全过程!照片制造的愤怒,足以让任何一个美国人失去理智!对此,笔者很遗憾,决定投放几颗原子弹的指挥官,可惜不是由切尔斯来担当。才二颗,他肯定会说,太少了,至少要加上我战友的这一颗。




    狼青在中国领土上,跟着日军的铁蹄踏遍了大半个中国。也跟他们的主子一样,狼青遇到同类了的阻击。阻击来自二部分力量。




    一是游击队。游击队包括遍布中国的土狗和一些抗联部队临时召集的当地斗狗。对此,鲜有正式记载,《土狗PK狼青的三段史话》乃笔者大海掏针后的唯一硕果。里面看到,土狗不畏强暴,英勇擅战,令人击节赞赏。然而,八路军对狗类历来没有好感。缘起枪杆子打天下时,我军长期饿得发慌,想去偷袭一点粮食裹腹,好狗护三村,结果常被“哨兵”发觉而坏事,牺牲代价较大,因而每到一处,拿狗命偿人命,杀狗解恨。最初的记恨变成了后来的麻木,这个习惯一直带到了新中国。打狗运动的彼起此伏,多多少少和这段历史渊源有着一点点关系。从雷州狗食业的威水史中获悉,大陆高层官员酷爱狗肉。中国人多灾多难,中国狗也多灾多难,人好一点好了狗却依然未脱苦海。两个文明建设天老地荒地喊到现在,被洋狗热挤向一角的中国土狗,命运更为堪忧。念及于此,心情格外沉重。




    如果说“游击队”只是小打小闹,正规军的发威,让狼青大尝苦头。正规军不穿军装,四肢粗短,嘴上功夫却相当了得。一物降一物。这就是,由国民par_ty从民间招集而来的,专门对付狼青的淅江板凳狗。矮脚虎打猎斗殴天生一把好手,自知个矮从不瞎扑腾,专咬狼青喉咙,对手纵然高大,也是命比纸薄。日本人崇尚武士道,冲锋格斗之前,先把子弹卸下。狗犬之争,想必也是袖手旁观。板凳狗初战告捷,日军急了,速生产铁项脖给狼青戴上。“幕后”高人董翰良又训练板凳狗改咬狼青柔软的腹部和命根,并再次奏效。狼青素称狗胆包天,可被板凳教训后,闻风丧胆,板凳狗留下的尿迹也足可让狼青萎步不前。从此,抗日力量受军犬威胁的压力大大减轻。发自对英雄的内心尊重,日本人把板凳狗的事迹写进了军史当中。享此殊荣,能有几何。其实,也不足为奇,不止一个北方狗友讲,狼狗厉是厉害,但常被各种各样的土狗拿来欺负。




    中国部队一直保留有狼青血系,干些看守仓库之类的活,而板凳狗被鸟尽弓藏,主要这种狗当时太常见。再有,土狗的自主意识强,做军犬不太合适。可是,雁过留声,我们决不能因此而忘记其抗日功勋。浙江方向屡搜板凳未果后,最近在潍坊找到了。当地把板凳也叫吧狗,除脚短之外,其它方面与大狗无异。吧狗遗传性非常强,基因足可淹没对方,与大狗甚至狼狗杂交,所生之崽也是小板凳居多。山东群友告知,板凳狗的主人要价一百块。我说,买一条保个种吧,何况这么便宜。这个山东群友,就是对本文写作最有帮助的“竹桥流水”。打鸡出兔的意外收获,在我这个土狗派的熏陶下,这个养了二十二年狼狗的德牧迷,改弦易辙,用德牧和他爷爷换了条大黄狗,从今往后,在他的情人谷,养起了土狗来。我们谈德牧谈狼青,谈来谈去的最后结果,是走到了同一战壕里来,令人欣慰,令吾开怀。




    继续继续,已经胜利在望了。




    1945年,打了八年的抗战,以日本投降而结束。不能回国的战俘——日本狼青的处置成了一个问题。这个好解决,大部分被烹而食之,变为肥料。但理由并非不优待俘虏,而是这些不知自己已是俘虏的俘虏太桀骜不驯。接管人员的工作日记称:军犬基地的伙食不错,不比当兵的吃得差,可这些狼青习惯了日语,根本不听从管理,时常扑咬饲养人员。军犬兵的日本人听到狼青的表现,肯定会很怀念这些宁死不屈的战友。但据我的分析,狼青顽固可能确有其事,而真正执行食刑的原因另有其因,打仗打得千疮百孔,粮食有钱都难买,很多人不是冲着什么主义,而是肚子闹革命才当兵的,可想而知,根本养不起这么一大帮子饿狼。况且,闻到狗肉香和尚也跳墙。知心会意,不找个借口,不好下手。做到这一步,俺中国人也算仁至义尽。




    其它一小部分幸运者,被改造利用,充实到了国民par_ty的军犬队中。同年的十月,狼青汇同原有的部分军犬,国民par_ty成立了由百把人组成的新一军军犬训练队。八路军那边接管的军犬基地,情况也差不多,留了个二十来条,《二十一条秋田犬》写的就是把狼青改造为警犬的过程。几年内战打完,一统江山归晋朝。国民par_ty遗留下的一些包括狼青在内的军犬,成了解放军军犬部队的新丁。一个七十年代的退伍兵说到,他当时在部队负责培训的那条军犬,就是狼青。




    散落民间的狼狗,以杂交的方式也生存了下来,但生存范围基本上在平原的中国北方,南方山区相当少见甚至没有。相对而言,北方人好猛犬,现在都是如此。湖南长大的笔者直到九十年代中叶,才第一次真正见到狼狗。路遇这么一个生有利牙的庞然大物,唯恐避之不及。碰到的,也基本上是德牧类型。提到日本侵华,中国人都知道像狼青一样的日本鬼子,却少有人知道像日本鬼子一样的狼青。可见,狼青示人的圈子相当狭窄。“竹桥流水”八十年代养过一条长手长脚的灰色狼狗,是先知其狗再知其名,直到金盾出版社登出狼青的照片,才晓得自己原来是“与狼共舞”。本文的推出,和解禁照片的步伐如同配套,告诫人们不要忘记历史的用意,纯属巧合,也算天意吧。

    发消息 收听TA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汉语桥 发表于 2014-2-23 08:22:08

    民间狼青现在不全是萝卜头的血统了吧。。

    还有文中说的板凳狗 可有图 看看!
    bobby 发表于 2014-2-26 19:17:06
    个人感觉狼青,雷州红,杜宾是同一种狗!
    听雨男孩 发表于 2014-3-5 10:16:22
    精彩的文章,一口气全部看完。楼上的兄弟,狼青是狼青,杜宾是杜宾,根本不是一码事,只是一一点相像而已
    听雨男孩 发表于 2014-3-5 16:10:43
    希望楼主附狼青和板凳狗的图片而不是附莱州红的图片
    找大黄 发表于 2014-9-3 17:33:28
    狼青高大,不过个矮土狗对付它 还是真行!~我这里曾经就有人养狼青,每次狼青来村里瞎逛,必定被矮小的土狗欺负~
    汉语桥 发表于 2014-9-3 19:06:44
    找大黄 发表于 2014-9-3 17:33
    狼青高大,不过个矮土狗对付它 还是真行!~我这里曾经就有人养狼青,每次狼青来村里瞎逛,必定被矮小的土狗 ...

    呵呵,应该是传说中的板凳狗吧 有图上传看看哇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推荐阅读

    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